杂食

【龙王x齐震】龙吟01

私设如山
原创男主
基本没看过扶摇
八成有ooc
鸡血产物,三无产品
试水,不确定会不会更
不知道还有啥警告的,反正该有的都没有,不该有的我也不知道有没有



五洲未定之初,神州大地皆为一统。中间有神木为定,是以五洲不相离分。翎木一族世代以守护神木为己任,居住在神木根下。后风云突变,天降雷火劈开神木,分离五洲。翎木一族为保神木企图力挽狂澜。而天劫岂是人力可以抵挡,最终五洲分离,翎木一族与神木一起堕入深海。混沌中,翎木一族翎木衍执念太深,与神木的力量相融合,水生木,等翎木衍再醒过来时,化为龙王。时局亦是发生变化,帝非天血洗五洲被封印,五洲大地,各自为营。

翎木衍睁开眼睛,眉头微微皱起。
“咚咚咚~咚咚咚~”一声声整齐划一的步伐不断地从上面传下来。
这群人还有完没完,端木衍从龙床上坐了起来,眼神一眯往上看了一眼,也罢,本王便来看看到底是何人敢扰了本王的清梦!

翎木衍,堂堂一个五洲龙王,什么富丽堂皇的龙王殿没睡过?手下的虾兵蟹早把各种奇珍异宝,金銮宫殿献了个遍。这不,就前几日,咱们龙王大人实在是烦了这些小兵小将,便偷摸地寻了个清净的地方好好睡一觉,可没想到,觉没睡好,敲打声倒是听了不少。

这群人来这有两天了,也不知道是谁的军队,悄悄摸摸地在这又是设机关又是弄结界的,这下倒是勾起了翎木衍的兴趣。这群人设下结界还摆了祭祀台,看来是要召唤些什么?虽然翎木衍不是什么热血正义之辈,但好歹也是一个龙王。这一点为苍生黎明负责任的态度,还是应该有的。翎木衍决定再等一等。
日落时分,这群人突然整齐划一地守在结界外,好像在等哪一个大人物。翎木衍默默地幻化到了一旁的树林里,视线刚好能够看到祭祀台。
一个身穿华服的圆脸男人从军队的拥簇中逐渐走了过来。看他年纪,四十上下。虽然他的发鬓间掺杂些许丝白。但眉眼中透露着英气,不难看出是个久经沙场的将军,倒是他那双眼,不应该是一个习武之人的眼。眼角带花,防着点红,似是谁欺负他了去。不过那眼神,倒是阴沉。
不过咱们龙王哪里怕的得了他的阴沉。翎木衍现在只对那双勾人的眼神,抹不开眼。是了,咱们龙王活了上下五千年,各式各样的美人见过不少,但这一位,有点对胃口。
从前只知道去烟花青楼,或是江南小院寻美人。早知道也应该去朝堂沙场看看,也许早就有佳人相伴了。翎木衍突然觉得,有这么一个美人陪着自己度过这漫长岁月也不错。
这一厢,翎木衍忙着打量可人儿,那厢那人也早已摆出的祭司之态,直接把匕首往自己手中一划,两滴鲜血掉进了火中。
一阵烟起,一座海市蜃楼出现在眼前。
翎木衍还以为是谁,居然是非烟那个臭丫头。当年追着自己让自己帮他复活帝非天,可是足足追了自己几十年,也不用脚趾头想想,没五色石在那闹什么玩意?何况,本王与那帝非天也没什么交情可讲。

堂堂龙王大人,边想着边乖乖窝在一旁听墙角。听着那人又是要御水术又是要王位的,那样子煞是可爱,龙王大人多久没有听到过这么明确的小目标了。可下面龙王大人便坐不住了,那人可就为了这点小事要把自己卖了???不行,绝对不行。要卖也是卖给我啊!

“非烟,这人有趣得紧,本王要了。”
非烟殿主一紧,只见不远处显出一条金龙,腾云而起,然后直落在湖畔。非烟没有想到,这平常一桩交易,竟引出失踪百年的龙王大人,于是一顿,道:“龙王殿下,此人与我交易,您这样恐怕不妥吧。”
齐震一脸懵地看着眼前人由龙化人,气宇轩昂,身着金丝蟒袍,脸上还带着一件精巧的额具,那额具是用金丝从耳后向前勾勒,堪堪遮住眉宇,为龙王深邃的眼神罩上一抹阴影。只见这人,一直盯着自己,头也不回“这交易你不做了,你我之间便可有一交情,如何?”
非烟听了,心头一惊,龙王说出此话已是承诺,比起阳寿什么的,龙王一诺定是更为划算,以后复活帝非天还得仰仗龙王。只是,眼前此人究竟是什么人,竟惹得龙王如此重视?
罢了,先不管那么多了。
“既如此,非烟便多谢龙王殿下了,望殿下他日勿忘你我交情。”
“等等!”齐震看这两人两三下就把自己安排了,眼看御水术就要功亏一篑了,连忙出了声,“非烟殿主,在下以血祭召唤殿主,在下是心意十足的呀!殿主日后有何吩咐,在下定会义不容辞!”
非烟对齐震这番话完全无动于衷,也是,知道这其中曲折的不会奇怪了。齐震见非烟殿主完全不理睬自己,便也知道事情的关键出在眼前这个人身上,哦不,是龙王殿下。
“龙王殿下,在下齐震,乃太渊国公。此次求取御水术,也正是为了救我太渊子民于水火呀!这苍天无眼,水患肆虐,难道龙王殿下忍心吗?”齐震是个聪明人,对什么人就说什么话,这龙王一看就不是像非烟殿主那样的修罗鬼煞,所以对这种人不能交易,只能交情!
翎木衍听了,前几句还好,可后几句不就是在打自己脸吗,说苍天无眼,还是想说本王无眼?
“哦?听国公的意思,这是在怪本王?”
齐震一惊,忙说:“在下不是这个意思,在下……”
“那国公什么意思?这五洲大地,江河湖海,尽归本王管辖。这太渊的水患,自然也是本王的错了。”
齐震万万没想到,这个龙王殿下这么难缠,心中也跟着紧张起来,于是在朝堂混迹多年的国公大人也拿出了多年练就的功底,在心中打起了腹稿。
而在龙王殿下看来,自己是不是太咄咄逼人了,把可人儿吓到了?转念一想,自己偷跑了百年,这水患多少也是自己的责任,而那可人儿额头上的汗都滴到了地上,罢了,不难为他了。
“也罢,见你一片赤诚,今日本王便许你御水术,助你清除水患。”说完,翎木衍向那人瞧去,却见那人一动不动,眉头一皱“怎么?你还不愿意学?”
齐震哪里是不愿意学,只是被这龙王殿下的翻脸速度惊到了,还没反应过来!听到此处,便赶紧回到:“在下定不负龙王殿下!”
翎木衍笑了,眼见美人一步步地落入手中,便觉得这夜色也是美的,后面那这个乒乒乓乓的士兵也没那么讨厌了。而齐震抬头看着自己这座阴差阳错搬到的大佛,怎么龙王都笑的这么好看的吗?

评论(3)
热度(13)
© Micma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