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

【龙王x齐震】龙吟03

只想看他们酸唧唧的谈恋爱

中二是病,医不好

国公小可爱今天也是很傲娇呢









翎木衍看着齐震震怒的样子,心想这怕是老天爷也不想让他如愿,都学会了御水术了可还是与王位擦肩而过,只是看他这样,可别气坏了自己身子。

“罢了,可见你与王位无缘,还是别执着于此了。你还没告诉我,你与非烟到底结成了什么交易?”

“罢了?我齐震费尽心思便是为了这王位,如今近在眼前,你让我不要执着于此?”

“够了,齐震。你何不想想,那非烟又可曾助你登上王位了,你还不是卖了自己?你自己难道不蠢钝至极吗?”

齐震闻言,转过头来,轻蔑道:“龙王殿下,在你眼中,在下竟是如此拙劣吗?”

“那你且说,非烟是如何愿意助你的。”翎木衍眼睛一眯,略有怀疑地看着齐震。

“呵,在下不过是与她说这是龙王殿下您的意思。”

“她倒是信。”

“起初她也是不信的,但我亮了龙印给她看,并告诉她,我的意思就代表你的意思,若是办不好,那她与殿下您的交情就算是断了。”齐震说完,莞尔一笑,伸出手又端详起龙印来,“这龙印倒是好用。”

如果是平时,齐震肯定不会这么坦白。齐震也深知自己把真话就这么说出来很冒险,万一龙王动怒,他可是自作自受。可本来应该玲珑的话说出口就变成了这样,可能因为天气,可能因为御水之事,也可能因为眼前这个人,总之齐震现在有些忐忑和兴奋,他正等着翎木衍的暴怒。

“……”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好一个国公齐震!胆子可真不小!”

齐震收回笑容,眼神复杂地看着眼前人,他现在有些拿不准翎木衍的态度。

“原想你不过生的俊俏些,对了本王的胃口,可没想到你性子也如此有趣,这么坦然,不怕本王怪罪吗?”说着,咱们龙王大人的手已经抚上了国公大人的脸颊了,那手指流连在下颌和耳后轻扫,竟一时间染红了皮肤。翎木衍眼神一直往上走,最后停在了那两片薄唇上,“既然你没当上太渊王,不如现在就跟本王一起离开,本王相信,你我之间定会很是快活。”

齐震蓦地眼睛一瞪,“啪”的一声拍掉了翎木衍的手,呵道:“龙王殿下,你当在下是什么人了?”

“自然是本王的人了。”翎木衍有些生气,但他还忍着,一把翻来齐震的手腕,露出龙印:“有什么疑问吗?”

看着龙印,齐震沉默了两秒,抬头不甘示弱地回瞪翎木衍,一字一句地说:“在下齐震,虽然不是什么正人君子,可殿下若当我是那以色侍君的佞人,这龙印,殿下大可收回,在下就不奉陪了。”

“齐震,你以为我不敢吗?”翎木衍双眼快要冒出火来了,捉住齐震的手开始更加紧了,那龙印开始也慢慢收紧,齐震感觉到了微微刺痛。

齐震在赌,赌眼前这个人不会收回龙印,虽然他自己也不知道哪里来的自信,换做是从前的他,万不会做此冒险之事,可偏偏对上龙王,齐震所有事情都变得无法控制了。

手上的小金龙开始慢慢变红,一阵灼痛感从手腕那传来,齐震不觉漏出了一声轻嘶。

翎木衍的手松开了。

“齐震,你赌我不会收回龙印,你赢了。”

手腕处的痛感消失了,小金龙也慢慢回归到了正常的位置,齐震抬起刚刚因为灼痛而发红的眼睛,看不出情绪,向翎木衍拘了一礼。

“如此,多谢龙王殿下高抬贵手了。若是殿下没有其他的事,在下便告辞了。”说完,齐震就转身向外走去。

“齐震,你如此得罪本王,你以为就这么算了?”

“那龙王殿下以为该当如何?”

“本王不会对你怎么样,但本王可以对其他人怎么样。”

“哦?可需要在下为您物色一个?”

“不用了,本王觉得国公大人新收的义女就不错。”

齐震停住了。

一秒……

两秒……

三秒……

齐震回过头来,向翎木衍鞠了一躬,笑着说:“龙王殿下说笑了,紫儿只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稚女,哪里受得住殿下您的真龙之气呢?”

翎木衍看着齐震这个样子,冷笑道:“国公竟如此在意此女。如此本王倒是非要见见这个义女了。”说完,也不等齐震反应,便化龙去寻这宇文紫了。



这厢,国公府的另一侧,扶摇刚刚回到自己的院子还未来得及摘下面纱,就被一阵狂风吹乱了步伐,只见一条俊美不凡的金龙从天边腾云而来,化为一个人影,停到了自己的面前?扶摇震惊地揉了揉眼,确定自己没有看错,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看到真的龙。还没等扶摇回过神,对面那人开口了:“你便是宇文紫?”

扶摇听后,才想起自己的身份,理了理思绪说:“正是小女子。不知阁下何人?”

“蒲柳之姿,有何奇特。”

扶摇捏了捏拳,忍住。

对面那人也没了继续和她说话的意思,只是不停地看向院外,似乎在等什么。

扶摇正想继续开口询问,却被另一个声音打断了。

“龙王殿下,且慢!”

是齐震!与此同时,扶摇感觉自己突然被那个人一把搂在怀里,正想挣扎,却听见那人说“别动!”自己的身子也不知中了什么法术,竟一点动弹不得。

齐震一进院子就看到这幅场景,翎木衍一把搂着宇文紫坐在院子里,好不自在。齐震觉得自己的脑子突突的,疼的厉害。

“龙王殿下,在下这义女什么也不知道,殿下还是别迁怒于她了。”

“迁怒?国公误会了。本王只是寻了她来代替你而已,所谓父债女偿嘛。国公日理万机自然无暇陪本王,那便让义女来侍奉本王,本王勉强也算是同意了吧。”

扶摇听着这两人的对话直接就懵了,什么龙王?什么父债女偿?这都是什么鬼。

齐震觉得此刻这两个人很刺眼!那龙王竟敢把手放在紫儿的腰上!他还敢笑的这么开怀?!

“龙王殿下,这紫儿已是王后人选,不日便要送入皇宫。我看,不如让在下给您再物色其他人选。”

“不必了,这王后一样做得,龙后自然是比这太渊王后要尊贵的多。只是,不知美人可愿意?”说完翎木衍从齐震身上移开目光,看向怀里的扶摇。

扶摇一直在心里打着小算盘,看了这么久的戏,她大概也猜出了七八分。只是这龙王的底细,倒是不好查,对方是敌是友也不清楚,但若放任此人在齐震身边不管,对她和无极来说,定是一大隐患,所以眼下就是接近他的最好时机。

“紫儿愿意。”

“哈哈,好!”翎木衍向来不怀疑自己的魅力,于是转头对齐震说:“国公也看到了,此番紫儿我变带走了。”

见齐震没有反应,翎木衍只好硬着头皮带着扶摇向院外走去。一步一步,走得急慢。只是到最后,翎木衍也没能听到一声站住。



翎木衍带着扶摇回到了遇龙湖畔,还是当初那个位置,幻化出两支水椅。翎木衍还是坐到了右边,又不知从哪里变出来一坛子酒,自个儿在那独饮起来。扶摇见此,也不客气地坐到了另一支椅子上。

“你喜欢义父。”

依旧独酌。

“其实,我能看出来义父也是喜欢你的。”

停下了。

“哼,我怎么没发现。”

“我从来没见过义父如此手忙脚乱的样子。”

“你又见过他几个样子了。”

“你告诉我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

“哼。”

“你难道不想知道义父对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

评论
热度(14)
© Micma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