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

【龙王x齐震】龙吟04

什么时候才能开车啊。。。啊。。。











翎木衍看着扶摇,有些颓然,也罢,既然话已至此,便断断续续讲他与齐震之间这些事从头到尾给她说了一遍,毕竟在龙王看来,这些也不是什么值得隐瞒的大事。

倒是扶摇越听越惊,特别是当她知道齐震有了龙印的力量,不由背后冒起冷汗。她想着还好当初在御鳞台,无极见到形势不妙便早早出去假借齐震之手御水,才得以不至于让齐震登上王位。当时她和无极还纳闷,明明都已经把拥有轩辕血脉的云痕调走了,怎么齐震还能够御水成功,如今倒是找到了缘由。只是,拥有了龙印的齐震,对付起来只怕是更难了,此事还是要和无极再从长计议了。但眼前这个龙王,如果也站在了齐震那边的话,事情就变得十分危险了,只有将他从齐震身边调开,或者...借他之手,除掉齐震。

这厢扶摇还在沉思,翎木衍还拿着酒坛,自顾自地说着:“从头到尾,他哪里在意过我?只是当我是个可以利用的工具罢了,本王这点还看不出来吗?得了御水术之后更是不愿意再多花一点时间来应承我了。”

“本王也不是什么敏感之人,也就在那小院子里呆着,他来了,我便多看他两眼。他走了,我就等他回来。”

“本王何时如此卑微过?本王放下公事急急忙忙赶回来,一心担心他又在非烟那吃了亏,可他却毫不领情,一见面便与本王发脾气,还威胁本王让本王收回龙印!”

“收回龙印?”扶摇小心翼翼地问道,“这龙印还能够收回来吗?”

翎木衍看了一眼扶摇,说:“龙印确实能够收回,但我若是真的收回龙印,以他凡人之躯必定会被灵力侵蚀,经脉爆裂而死。他知道本王不会这么做,但他竟敢以此来威胁本王!”说着,翎木衍像是又想到了什么,有些咬牙切齿:“他当真觉得此事如此轻巧吗,殊不知龙印的本质其实是本王的精魄,本王把自己的一魄给了他,不然他何以能够借吾之力,与吾同寿。所以本王恨,恨他齐震如此轻视本王。”

扶摇万万没想到龙王到底还是爱惨了齐震,竟甘愿把自己的精魄给一个区区凡人。

“紫儿不懂,既然龙王殿下您是喜欢义父的,为何不好言相劝,让义父和你一起离开呢?”

“你让我求他?”

“既然龙王殿下都为义父做的如此之多,为何不让义父知道?义父在这名利场上斡旋许久,眼中看到尽是阴谋诡计,可能早已感受不到别人对他的情义。”

“他感受不到,本王又何必多言。”

这绝对是个死傲娇,明明爱惨了齐震,为他做了这么多,却不愿多说一句。扶摇作为一个站在对立面的都表示无语了。但与此同时,扶摇又觉得窃喜,齐震摊上了这么一位人物,以后的日子肯定不好过,现在当机立断就要劝说龙王带走齐震,这样的话一举两得。

“紫儿想,义父若是不必在朝堂上斡旋,换个环境,没了念想,也许看到的就不一样了。”

听到此言,翎木衍投来了如鹰般的眼神,看得扶摇差点流下了冷汗。难道他看出来了什么?

过了一会,翎木衍移过头去,又喝起酒来。

扶摇松了一口气。

“丫头,你很聪明,本王很喜欢你。”

扶摇一愣,怎么突然就说起自己来了。

“本王不管你想干什么,记住,别动他。”

说完,翎木衍站起身来,拍拍身上不存在的灰尘,眼睛恢复了清明,好似刚刚喝酒的并不是他。他看了一眼扶摇,她还没从刚刚的对话中回过神来,于是也不理睬她,寻了旁边一清净的树下,催动灵力,使那树枝生长缠绕成一张木床,休息起来。

扶摇觉得龙王什么都看透了,但是他都不点破。心中有些劫后余生的庆幸的同时,也觉得自己劝龙王带走齐震是没有错的,总归不算伤了齐震的性命,龙王也不会与自己为敌。但扶摇抬头看了看那人的身影,又开始觉得此人也不怎么大气,至少现在他不说把自己送回去,也没想着给她这个女孩子变个木床出来,就这么不管她了,让她一个人在这湖边喝冷风,难道不是在报复她吗?



第二天,翎木衍带着宇文紫回了国公府。大家伙们都看到了,龙先生和宇文姑娘两个人单独回来了,听说昨天龙先生还与国公大吵一架,最后带走了宇文姑娘?莫不是龙先生因为国公想要送宇文姑娘入宫才忍不住去跟国公求亲,然后求亲不成变成私奔?但这才私奔了一晚上就回来了,又是为了什么?难道已经生米煮成熟饭,这是回来逼婚了?昆京城的百姓们表示今天的戏也很好看呢。

翎木衍回到自己的院子,到处看了看,便寻了管家来。

“国公人呢?”

“国公下了朝便歇下了。”

“哦?他……可是有什么不适?”

管家偷偷抬头看了一眼翎木衍,只看见他脸上并无特别,只是拿着茶杯正要往嘴里送,却半途停了下来。

“国公他,他昨晚在您的院子里坐了一整夜,也不吃饭,也不睡觉,谁去都不理。昨晚风大,想必是这样折腾了一宿,怕是受了风寒。”

“……这样啊。”翎木衍慢慢放下手中的茶杯,有点顾左而言他。

“可请了大夫?”

“请了。大夫开了药,只是国公一直沉睡不起,没人敢惊扰,所以现在也没喝药。”

“废物。本……我去看看!”

翎木衍脚下生风,一眨眼便消失不见了。

管家表示,还好龙王殿下没有又化龙而去,不然还得吓坏多少人。是的,管家就是昨天受到惊吓的成员之一,但多年的职业经验告诉他,这事得压下来,于是他又花了一天一夜的时间去打点,这不,刚刚办好,龙王殿下又回来了。


翎木衍望着现下躺在床上面目潮红的人儿,感觉自己的心都软了。昨天还中气十足地和自己吵架,怎么一转头就病了呢?听说他在院子里坐了一夜,他在想什么呢?是生气我带走了他的义女还是其他的呢?翎木衍不由地伸手去,把几根捣乱的发丝轻轻地拨到旁边去,又抚上了他的额头。不好,有些烫。翎木衍看了看一旁的汤药,还是想想法子快把这药喂下去。

“齐震?……”

“……震儿?震儿?醒醒,把药喝了再睡。”

翎木衍低下头轻轻地唤着齐震。但齐震只是皱着眉头,睡得很不安稳。

“震儿,你若是不喝,我只好亲自喂你了。”

翎木衍见齐震没有什么反应,于是暗自笑了笑,随即端起汤药含了一口,低头向那人的薄唇袭去,以口渡之。

齐震晕晕沉沉的,只觉得突然间有个软软的东西贴过来了,然后口中流进来了一股苦水,齐震下意识地皱了眉头,想要避开,却被那软软的东西贴的更紧了,避无可避,于是他不由地吭出了声。

翎木衍好笑地看着怀里的人儿,眼角因为喂药的缘故又变得有些红了,加上发烧引起的潮红,眼下这人儿竟比平时多了一丝娇态,惹人怜惜。

药算是终于喂完了,翎木衍想,若是再多来几次,他怕是也把持不住了。他擦擦头上的汗,复而又去瞧他的可人儿,不由露出了温柔的笑,于是轻轻在他身边躺下,又小心地把人揽到自己的怀里。瞧着怀里的人没什么大的反应,才放心地合上了双眼,只是嘴角的弧度一直都没消失。

评论(2)
热度(14)
© Micma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