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

【龙王x齐震】龙吟05

大家国庆快乐呀!







齐震晕晕乎乎的,就觉着身边有个柔软的东西,抱着实在舒服,于是他又情不自禁地往外面靠近,寻了个舒适的姿势准备再睡上一觉。过了一会,忽而齐震反应过来,猛的睁开了眼,抬头一看,一副俊美无双的脸近在咫尺。齐震身子一震,顿时觉着心乱如麻,好在那人双眼还闭着,应该是尚未醒来。齐震慢慢地想要撑起身子,想要离开他的怀抱,只是不想那人竟拥得如此紧密。齐震身子撑到一半便离不开了,硬来的话只怕是要惊动了那人。齐震半撑着身子一时之间不知道如何是好,因为没有着落点,不一会儿齐震就感觉身子有些酸麻了,心想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只是,他若硬来,必然会惊醒龙王,他不知道如何面对现下的情况,如何面对龙王。齐震想了想,咬咬牙,只好又慢慢地躺了下来。

刚躺下来,那人另一支胳臂便搂了过来,两三下便将齐震又抱了个满怀,还收得更紧了。齐震惊的不敢再动,只是心里腹诽这人睡觉怎么还这么不老实啊。

齐震低着头任由那人抱着自己,感受着那人均匀的呼吸一下一下地在自己头顶上掠过。等到那人许久不再动作,齐震才慢慢小心地抬头望去。那人剑眉星目,高挺的鼻梁,细腻的薄唇,这世上竟有如此好看的人,而且这人居然还口口声声说喜欢自己。齐震觉得心里某个地方胀满了莫名的情绪,在心头环绕不散,于是不由自主地伸去手轻轻地摸上了那人的脸颊。

“震儿,本王脸上是有什么东西吗?”

伸出去的手猛然一停,马上缩了回去,却在半空中被另一只手一下子握住了。而那手的主人此时也睁开了清明的眸子。

齐震一下子半天说不出话,往日的游刃有余通通不见了,就像个毛头小子第一次被心爱的姑娘抓包一样不知所措,自然也忘了挣扎,只能瞪着他那圆圆的如猫般的眼睛呆呆地看着翎木衍。齐震努努嘴,半晌才冒出一句:“龙王殿下怎么在这啊……”

翎木衍看着面前的人儿说完这句话,便红透了整个俏脸,只觉得震儿太可爱了。于是不由地温柔起来,然后定定地看着齐震,轻声说:“翎木衍。”

“啊?”

“我的名字。”

“翎木衍?”

“嗯。”

“翎木衍……”

“嗯。”

“翎木衍。”

“嗯。”

齐震看着翎木衍,从最开始的疑惑和慌张慢慢地变得从容,自己一遍遍地叫着他的名字,他也不厌其烦地一遍遍地答应自己,齐震越看着他的眼睛,越觉得有些东西发生了变化。齐震笑了出来,最后一次,齐震把手又放回了那人的侧脸上。

“翎木衍!”他小声却坚定的声音传入了翎木衍的耳朵里。

“诶!”翎木衍也铿锵有力地回了他一句。

两人望着对方,同时笑了起来。


今日的天气阳光明媚,是个好天气。可我们的国公还没起床,都日上三竿了,也不见屋里有什么动静,可是病情还未好转?可昨日管家先生还对自己这些下人说,龙先生回来了国公的病就好了呢。管家先生的话真不能信。

在国公屋外徘徊不进的下人甲如是想着。


屋内,两人还躺在床上。

齐震觉得自己一下子想明白了很多事情,自己心里其实也是有龙王的。虽说不愿做那以色侍君的佞人,可是看见龙王带走宇文紫,还说什么父债女偿的时候,自己就慌了。虽然一直告诉自己,自己是因为担心没有了宇文紫这颗棋子才这么慌张,但其实心里却是觉得自己被替换了抛弃了。国公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日子过得久了,哪里还受过这种委屈。明明口口声声说喜欢自己,转身却马上换了一个。

突如其来的情绪冲击着齐震本来冰冷的心,冲乱了他的思绪,导致他看见翎木衍牵着宇文紫一步步离开,也没能开口说一句话。

昨晚,翎木衍他们走后,齐震便一下子跌坐在院子里。他想了一天一夜,他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可总是找不到缘由。

可是现在,他看着眼前的这个人,这个叫翎木衍的人。他突然觉得答案就在这个人身上,一切都好像迎刃而解了。


“你感觉好些了吗?”

齐震听着这句话,一下子没反应过来,翎木衍的手却已经摸上了自己的额头。

“嗯……烧应该退了。看来汤药还是很有效的。”

“什么汤药?”齐震可不记得自己有喝过什么药的。

“你昨天发烧了一直没有喝药,是我喂你喝的。”

翎木衍看出齐震疑惑的样子,又补了一句。

“你不省人事,我用嘴喂你的。”

“!”齐震一听,刷的一下脸又红了。

“你想知道我是怎么用嘴喂你的吗?”

“我再示范一次给你看呗。”

“不……不用了。”

“唔!……嗯……!”

……

“会了吗?”

“……”

“不会我再来一次。”

“!!会了!会了!”

“那你来一次。”

“嗯?为什么我还要来一次?!”

“你不来一次我哪知道你真的会了。”

“……但是这个也不重要吧!”

“重要啊!下次我如果生病了你就要给我喂药啊。你难道忍心看着我就这么病着吗?”

“你是神仙,还会生病吗!”

“那可说不准。你快点啦,哪这么磨磨唧唧的。”

“说谁呢!”

“唔……”



国公府今日的厨子忙坏了,为了让国公一起床就吃上热腾腾的饭菜,于是每个一个时辰就重做。到了第五遍,国公大人终于起床了。

从来按时做饭的国公府炊事班觉得国公大人可别再生病了,他们再也不想一天做八顿饭了。


龙先生回来了。又住回了萧疏阁,嗯就是那个比国公府主院还大的院子。国公和龙先生情好日密,时常促膝长谈,抵足而眠。国公因而每日心情都十分得好,国公府下人们表示龙先生真厉害,定是为国公出谋划策,排忧解难,国公这才心情大好。

这不,国公把自己的义女也送入了宫,这宇文紫真得皇上的喜爱,不久便要大婚。等到义女做了皇后,龙先生在一边出谋划策,国公更是如虎添翼,想必国公府以后的日子更是不可言喻。

做国公府的下人可真幸福呀!

国公真厉害。






一个月后。

翎木衍坐在院子里喝茶,打量着面前桌上的一封信。这是前天他刚收到的,一封来自北海的信。信里的内容他早就看了,可迟迟没有回复。他想了两天,终究还是想不出怎么处理这件事,但其实有些答案早已浮出水面,只是翎木衍不想去面对,或者说没有勇气面对。

有些事,他不确定。

评论(4)
热度(12)
© Micma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