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小麦wheat_

空城2

文中任何东西都不能考据啊,我随便写的。


还有就是毒品线我还在考虑要不要写,


毕竟我只想看他们好好的谈恋爱。


大写的OOC


————————————————————————————————


    裴泽虽然现在成了周渠的助理,可座位还是原来的座位,这可让裴泽松了一口气,如果让自己坐到周渠的套间里去,那可真是丢人丢大发了。裴泽这边正坐在自己位置上郁闷,周渠就走过来了,见裴泽低着头啥也没干,不由觉得好笑,便伸手敲了敲裴泽的桌子,弯下腰轻声说:“发完呆到我办公室。”然后就迈开大长腿头也不回的走了。留下一个裴泽耳根都红了,懊恼地想这个周渠好好说话不会吗,非要往我耳朵里吹气。


    可怜的裴小爷一遇上周渠就把自己混迹夜店多年的经验全都抛诸脑后了,表现活像个怀春少女而不自知。


    隔壁的周秦瞧这阵势,喝水的水杯子也没放下就滑着椅子溜到裴泽身边,拐了拐裴泽:”诶,这周渠跟你什么关系啊,长这么像,双胞胎?”


    裴泽还没从那声缓下来,听周秦这么一说,没有好气地说:“这么多年,你见过我说有个双胞胎兄弟吗?”


  “也是,长得像,可你们之间的气氛瞧着不像兄弟,像情侣。”周秦喝着手里的热茶,一副过来人的样子。


    裴泽被周秦这么一说有些懵逼,WTF,啥玩意?我跟他像情侣?“周秦你眼睛瞎了吧,什么眼神!”裴泽说着给了周秦一记实力白眼,”好好喝你的茶,我可没这么自恋。”然后裴泽抬腿就去了周渠办公室。


 


 


 


  “叩叩~”


  “进来。”裴泽一进来就看到周渠头也不抬地在办公桌上批阅文件,不时查查电脑,一副我很忙不要跟我说话的样子。裴泽毕竟也在职场摸爬打滚多年,这点眼力劲儿还是有的,于是就坐到了周渠对面的沙发上,百无聊赖地打量着这间办公室。慢慢的,裴泽觉得这间办公室过于大了,之前裴泽没有这种感觉是因为上一任总监喜欢收藏,总是把各种收藏、字画摆满整个办公室,生怕别人不知道似的。这周渠来了可好,所有的东西全部撤走,留下一间标准的新办公室,如果周渠人走了,别人大概也会觉得这是一间新的办公室了。


    这个周渠也是挺奇怪的,人都说新官上任三把火,他来了倒是一把火都没烧着,一句该怎么做就怎么做就把大家打发了,也没刁难谁。哦,不,他刁难我了,裴泽这样想着有点愤恨,转眼去瞪周渠。如果说眼刀能够杀人,也许现在周渠就被千刀万剐了。可现实却是周渠还好好生生地坐在那里,裴泽的这双桃花眼却开始不安分了。


    裴泽看着这张跟自己长的一模一样的脸,不由出了神,原来小爷我认真的样子这么帅的啊。嗯,眉毛没有小爷的英气,眼睛没有小爷我性感,唇色也没有小爷的红润,欸,好吧,脸比小爷的瘦一些,身材嘛…裴泽身子向后倒,不动声色地够着看周渠被挡在办公桌身后的身体。


     “看够了吗?”周渠倒是不抬头,冷不丁冒出一句。


       裴泽吓得马上坐好,吞了吞口水,装傻道:“周总说什么?看什么?”


     “我说,你足足看了我二十分钟,看够了吗?看够了来说说感想。”周渠放下手中笔,从文件堆中抬起头看着裴泽。


       裴泽好歹倒也不呆,缓过来之后也就从善如流了,“周总说笑了,我也只是随便到处看看。”裴泽随即站起来,摆出招牌笑容。


       周渠也不跟他争,起身踱步到裴泽面前,轻声说:“知道我为什么让你当我助理吗?”裴泽也不是吃软饭的,怂过一次哪能怂第二次:“周总不是说我有经验有担当,资深老练,能够帮的上您的忙吗?”


    “嗯,你倒是记住了我的话,可这些不是最主要的。”周渠站在裴泽的对面,倒是比裴泽高了半个头,周渠抬起右手划到了裴泽的左耳前,手指若即若离的,来回流连,倒是把裴泽搞得全身麻酥酥的,“最主要的是,你的这张脸。”


     饶是裴小爷,也顶不住一个顶着跟自己一样的脸的人调戏自己,这感觉别说有多么奇怪了。可裴泽却还觉得心跳有些加速,莫不是自己自恋到了这种程度?连自己都想上?裴泽想想还是不能就这么甘拜下风,一定要反击回去。


     裴泽这么想了也确实这么做了,就直接握住了周渠的手,实打实地把着他的手按在了自己脸上,“那周总觉得,您和我,谁更好看呢?”继而又用鼻子蹭了蹭周渠的手心,“嗯,周总的手倒委实比我的手粗犷。”周渠被裴泽这么一蹭,手像触电般收了回来,人也有些失措。周渠倒是没想到裴泽这小子居然这么大胆,也不知道这小子是不是对谁都这样,到处撩人,想到这里,周渠突然没由来的一阵心烦。“去把这个季度的报表全部审查一遍,按我的要求重新分类审核。”周渠转身就从办工桌上拿起一份文件塞到裴泽手上,“这个报告重写,不合格。”然后就头也不回地出去了。


     裴泽心想,这家伙不会是恼羞成怒了吧,尽找些无用功折腾自己。不过裴泽也不是省油的灯,一顿饭,几句甜言蜜语就把事情全推给了办公室的女同事。闲着没事,裴泽在办公室晃悠,看见周秦想到了他说自己和周渠像情侣的事儿,脑子一抽就跑去问周秦:“喂,老周,你觉得我跟周渠,谁是上边儿,谁是下边儿啊?”


     周秦抬眼看了他一眼:“哼哼,不说。”


   “诶,你怎么回事儿啊,还藏着憋着了,赶紧的,快说快说。”


     周秦放下手中的文件,哼了一声,“上次就说了你没别人男人,你就把我的茶全给倒了。这次我要再说了你岂不是要把我茶杯都给拿去摔了。”


   “你说不说。你不说我现在就去给你摔了。”裴泽作势就要去抢周秦桌上的杯子,周秦赶紧护住:“说说说!说嗨不成吗?”


     裴泽听他这么一说满意了,收回手,等着答案。周秦磨磨蹭蹭半天才小声说了句:“周总是上边儿…”


     半响,没声儿,周秦慢慢地抬了头,却发现裴泽那双桃花眼正气鼓鼓地盯着他。突然,裴泽动作了,周秦赶紧护住自己的宝贝茶杯,急急忙忙地说:“说好的不动手的啊!!”


     裴泽倒是没理他,径直走掉了,周秦默默松了一口气,心有余悸。周秦以为这事儿就翻篇儿了,却不曾想等他中午吃个饭回来,自己的茶杯倒是没事儿,自己的茶罐里却被裴泽那小子倒满了热水。


   “裴泽!!!”周秦快要气死了,自己刚买一整罐的碧螺春!



评论(2)
热度(22)
© Wwwhea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