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

空城3

我觉得我已经写成霸道总裁周渠x花季少女裴泽的戏码了23333


裴泽的马叉虫怎么到周渠面前就全部消失了呢【裴泽你争点气好不好!怒摔!】


天哪,我越来越觉得写文是一个费脑子的活儿。。。


想弃坑。【苍天/(ㄒoㄒ)/~~】




————————————————————————————————


自打周秦说了周渠看起来是上边儿之后,裴泽就暗暗发誓不仅要把周渠搞到手,还要压他,以证明自己才是上边儿。裴泽知道周渠已婚,看上去就是不会乱来的男人。所以想要压他,肯定是一场持久战。照理说,裴泽放荡惯了,本不会就为了一口气就这么下本钱,可裴泽越是看到周渠那张脸就越有兴趣,想想把自己压在身下的画面,就觉得没有比这更有意思的事儿了。


于是乎,我们的裴小爷一改往日对周渠爱理不理的样子,干起了秘书才做的事儿。比如,裴泽主动请缨要求把自己的座位搬到周渠的套间里去,所有拜访周渠的人都要从他的面前经过,美其名曰可以帮助周渠筛选掉一些无关的人以免浪费周总的时间。还时不时给周渠送下午茶,每次两种,任君挑选。


里间和外间只有一墙之隔,所以周渠在里面讲电话,裴泽也听得一清二楚。久而久之,每天有哪些人找周渠,周渠喜欢吃什么喝什么裴泽都了解的明明白白。可他们两之间的关系并没有更进一步啊,裴泽有些苦恼,周渠几乎是把所有精力都放在工作上了,大多数时候午饭也是裴泽给他带上来的。本来裴泽想这样和周渠在办公室里一起吃饭也能增进感情吧,可没想到,周渠通常是让裴泽先吃,然后自己头也不抬的继续做事。两三次之后,裴泽也不愿意跟这个工作狂一起吃饭了。


总不能直接跑去说下班一起去吃饭吧,要是对方是个小姑娘裴泽倒是胸有成竹,但是面对一个大男人,裴泽总归是有些说不出口。裴泽以前也不是没有跟男人好过,可那些大多数是一夜情,大家心里清楚,正儿八经的去追一个大男人,裴泽倒是第一次。


裴泽正郁闷着,一看表,该给周渠去冲杯咖啡了,周渠基本上是一工作起来就不停的,裴泽觉得自己如果不给他送点水进去他会渴死的,这样想着,裴泽倒是觉得自己对周渠来讲还是很重要的。裴泽倒也是不想人家周渠没遇见他之前也过得好好的。


 


 


裴泽正冲着咖啡,就被后面进来的林经理叫住了:“裴泽,简瑶的迎新会你拖拖拖拖到现在大半个月都过去了,怎么还没动静儿啊?这么可爱的一小姑娘你居然沉得住气。”林经理知道裴泽花花公子的德行,所以就奇怪裴泽居然对简瑶这么不上心。


裴泽还在想着有什么理由可以约到周渠,一听到迎新会三个字,眼睛都亮了:“迎新会?我都快忘了这事儿,那行,明天晚上八点到我家。”林经理见裴泽这么爽快还以为裴泽真的想对简瑶下手,笑道:“这么着急?”


裴泽满脑子想着一会儿怎么去跟周渠说,也没理会林经理笑什么,“对,不能再拖了。”


 


 


 


 


  周渠本来不想答应裴泽来参加这个所谓的迎新会的,可当他抬头准备拒绝的时候,看到了裴泽那双桃花眼里充斥着无法掩饰的期待,让周渠鬼使神差的答应了。可周渠一踏进裴泽家里的那一刻,周渠就后悔了。


  部门里的人看到周渠的那一刻就懵逼了,今晚不是简瑶的迎新会吗,裴泽这小子怎么把周总搞来了。虽说周渠上任之后并没有给部门的人多大下马威,可周渠在工作上十分的苛刻和严格,平时也一副油盐不进的样子,让人觉得难以相处,不自觉让人对他敬而远之。周渠自然也知道这些,只是他没有精力来应付这些人,也就随他们去了。


  吃饭的时候,部门的人看到周渠便一个劲地敬酒,客套话都快说到天上去了,然而吃完饭一个个就都借口匆匆离去了。简瑶见状,也自觉气氛不对,便也向裴泽道别。若是放在平时,裴泽必定不会让简瑶这样的小美女就这么溜走了,可今天的裴小爷醉翁之意不在酒,只要周渠在,其他人赶紧走。


  偌大的房子里只剩周渠和裴泽两人,周渠还因为刚刚被敬了很多杯酒脸色有些红,裴泽倒是有目的的滴酒未沾。


  “走吧,周总,我带你参观参观一下我的房子。”裴泽挑着一双桃花眼略有意味地看着周渠。


  “怎么,他们看见我都早早的走了,你就不怕我了?还留我参观你的房间。”周渠揉揉眉心,在加拿大的时间太久没有应酬,酒量也下来了,才来喝一点酒,头就有些犯晕了。


  裴泽也不接话,就只是笑着领着有些晕晕乎乎的周渠一个房间一个房间的参观。直到周渠看见了裴泽的那支毛笔,“嗯?你还练毛笔字呢?”


  一听到周渠提到了那支毛笔,裴泽心里莫名有些虚,想着赶紧糊弄过去。


  “嗯,偶尔写写。”


  “这么晚了,周总您也喝了不少酒,不如就在我这儿将就一晚上,明早再走吧。”


  “还是算了,这样太打扰你了,车放你这儿,我坐车回去就行了。”周渠迈着有些虚的步子就要往门口走。


  “不打扰,周总能在我家将就一晚怎么能算打扰呢?”周渠这只倔驴脾气还挺大,一般人听到这里早就对小爷我投怀送抱了。


  “不用麻烦,我还是回去好了。”


  裴泽见周渠这么执着,有些挫败,但又见周渠喝成这样,实在也不放心放他一人走,“那你等等,我送你回去,我去拿车钥匙。”


 


 


 


 


  周渠喝过酒,也不闹,就安安静静地坐在副驾驶上。裴泽开着车,转头看了看周渠,有点头大,本来想趁着今晚一举拿下周渠,可这周渠也真倔,左右都不上钩,今晚怕是白费精力了。可夜店小王子裴泽不甘心,从来没吃过这种哑巴亏的他决定好歹套些话出来。


  “周总,你喝这么多回去,嫂子不会怪你吧。”


  “离婚了,她怪不到我头上。”喝过酒的周渠说话很轻,仿佛从云中飘过来似的。


  听到周渠离婚了,裴泽有些吃惊,自己曾经专门偷偷调了周渠的档案出来看过,上面明明写的已婚,怎么就离婚了呢。


  “啊,对不起,戳中你的伤心处了。”裴泽顿了顿,偷瞄了一下周渠,见对方没有什么反应也就开启了话匣子。


  “其实结婚也没什么好,像我一个人,自由自在地多好,想和谁在一起就和谁在一起。”裴泽巴拉巴拉说了一堆意味不明的话。周渠就看着裴泽那双唇,上下上下地动,心想触感一定很柔软,好想咬。


  “到了,周总。”


  那双唇停下来了。


  周渠觉得世界终于安静了,现在他想要好好地品尝一下。一把拦住裴泽的后颈就带到了自己面前,不由分说地吻了上去,霸道却不失柔情。


  裴泽突然觉得嘴上一软,心底一紧,还没等裴泽有所反应,周渠就放开了他的唇。就着眼前的姿势,侧过头对着裴泽的耳朵用气声说话。


  “你不就是想要这个么?每天给我送吃送喝,对我嘘寒问暖。给简瑶办个party还要拉上我。”周渠满意地看着裴泽越来越红的耳根,继续放慢语速,“一个吻而已,直接找我要,用不着费这么多事儿。”


  说完,周渠就扔下一个满脸通红的裴泽下车了。可怜我们的裴小爷自从遇上周渠,便觉得这些年的夜店都是白混了。



评论(11)
热度(31)
© Wwwhea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