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

空城4

求评论/(ㄒoㄒ)/~~

想知道大家的想法~~~

还有就是裴泽已经严重OOC了。。。

最近还有些卡文。。。

——————————————————————————

    说起昨晚那个吻,裴泽对自己有些恨铁不成钢,到嘴的鸭子飞了,他裴泽什么时候失过这样的手,自己不就是被周渠在嘴巴上轻轻蹭了一下,就像个情窦初开的小丫头片子似的不能自已。经过一夜的反省之后,裴泽第二天早早地就等在办公室里了,就等着周渠来上班。

    然而,周渠一早醒来,脑子就浮现了昨晚一张张画面,部门的人是怎么给他灌酒的,裴泽怎么送他回家的,裴泽给他说了些什么,包括那个吻。周渠觉得自己当时肯定是脑子抽了,不然怎么就亲上去了呢。

   周渠有些尴尬,还好裴泽一般来公司比他晚,趁裴泽还没来,赶紧躲进里间。这么想着本是天衣无缝,周渠却没想到他一开自己办公室外面的门,一个绛红色的身影就突然冲来过来,贴上了自己的唇。周渠有些愣住,定眼一看,原来是裴泽这小子。裴泽个子比周渠略微矮些,此时便踮起脚,整个人扑在周渠身上,双手搂住周渠的脖子,周渠不好挣扎动作太大,怕外面的人听出动静,便只有扶住裴泽的腰,撑住两个人的重量。裴泽用舌头分开了周渠的双唇,趁机伸了进去,一遍遍扫过对方上边的贝齿,转而进攻下排,可周渠过了一开始的惊讶,也不再任由裴泽胡闹了,便用舌头抵住裴泽的进攻。裴泽正吻得忘情,被周渠这么一搅和,便睁开眼怒视着周渠,可裴泽的眼皮本就容易泛红,此时这双桃花眼更是红了一圈,眼角还因有些缺氧而有些水气,看得周渠也有些呆了。裴泽却趁此时发起狠来,一双舌在有限的空间里搅弄风云,逼得周渠连连溃败,使劲儿挣开了身子。

    “裴泽!大早上的发什么情!”周渠低吼一声,整了整自己的领带和西装。

    “早安吻呀!周总。”裴泽倒是不在意,舔了舔自己的唇,满意地看到对方因为自己这个动作紧了紧喉咙,又慢条斯理地开始整理自己刚刚弄乱的衬衫,“您不是说过,想要就让我自己来取吗。”

    周渠气结,裴泽心中十分得意,便也不管面前这尊大佛,转身坐到位置上开始煞有介事地翻看文件。余光察觉周渠站在原地看了自己半天便进了内室之后,裴小爷不自觉轻笑出来。

    日子就这么一天天过去,周渠这些日子心情有些复杂,自从自己上次醉酒后脑子秀逗对裴泽说,要吻就自己来取之后,这裴泽倒是毫不客气,没事儿就搞偷袭,一天三次不算多,还各有由头。按裴泽的原话说就是,一天早安吻、午安吻和晚安吻,还不谈见面吻、分别吻呢,三次还嫌少了呢。周渠一方面有些烦躁,可他自己又明白,如果自己没有纵容裴泽,裴泽也不会这么嚣张。周渠离了婚之后从加拿大回来也有二年的时间了,裴泽的出现总是给周渠带来了一些安慰,况且裴泽那张脸……周渠总归觉得裴泽是特别的。

    日子就这么得过且过,一转眼周渠上任也过去三个月了,裴泽似乎忘了要压倒周渠这件事,每天只是乐此不彼地调戏周渠,见到周渠一脸无奈就十分满足。当然,裴小爷也没忘了找各种理由约周渠,也可都被周渠用各种理由拒绝了,到最后,裴泽也懒得再找理由,每天下班前就直接跑去约周渠吃饭,被拒绝后也无所谓似的下班,开始自己的夜生活。

     这天下班,裴泽照常找到周渠约饭,本着一定会被拒绝的心态还没等回应就转身准备走,要知道其实今晚有家新酒吧开张,裴泽正准备去凑个热闹。可还没等裴泽走出个两步,周渠就发话了。

    “站住。”

    “怎么了?”裴泽回头挑眉看着他,“找到新借口了?我洗耳恭听。”

     周渠瞥了他一眼,目光又重新回到文件上,慢条细理地说:“怎么,和你吃饭还要借口?”

   裴泽眨巴眨巴眼,愣了半天:“什么?…你答应和我吃饭了?”见周渠笑而不语,裴泽开心的要飞起来了,突然有种考试终于及格了的感觉。裴泽兴奋地坐到周渠面前,拿出手机一个劲儿地挑选餐厅,还不停地问周渠的意见。

    “我知道这家餐厅味道不错,食材也新鲜。”

    “啊,这家法国菜是新开的,我们去尝尝怎么样?”

  “你不是喜欢吃淮扬菜吗?要不我们去这家,味道很地道啊。”

   周渠收起笔,抬头看着裴泽兴奋不已的样子,眼神也不自觉地温柔起来,“不吃这些,我带你去个地方。”

 “哦?”裴泽停下来饶有意味地看着周渠,眼里也隐隐透着分期待。

     周渠当然把这些都看在眼里,脸上的笑意更大了。转身绕过办公桌,一手牵起裴泽的手腕,便觉着裴泽这手腕太细了,心里暗自下决定要给他好好补补,然后强势又温柔地带裴泽走出了办公室。

     裴泽乖乖地坐在副驾驶上,任由周渠带着他穿梭在这个城市最忙碌的时候。裴泽一路上都在观察,脑子里划过各种餐厅,夜店,酒吧的地址,可没有一个能够对上号的。裴泽有些憋不住了,正欲开口问周渠,自己的电话却在这个时候响了。

    本来安和的气氛一下被打破,见裴泽久久不接,周渠挑眉看了一眼他,裴泽见状有些烦躁地接了电话。

    ”喂?”

    “裴泽,你怎么还没到呢?这家酒吧真的太棒了,有很多超辣的妹子,你一定很感兴趣。”

    裴泽此时最不想听到的就是这群狐朋狗友的声音了,直接就挂了电话。

   ”怎么了?”周渠开着车,从后视镜里看了一眼他。

  “没什么,骚扰电话。”裴泽有些心虚地把头扭到外面。

 
 
 
 
 

 
     车子一路开到了麦德龙,停了下来。

     “下车吧。”周渠熄了火,率先下了车,见裴泽没有动作,便身子又低了下来,探到车里,“怎么了?嗯?”

    裴泽看看车窗外,又看看周渠,半天才狐疑地说:“这里?”

    “嗯。不买菜,怎么给你做饭呢?”

    见裴泽嘴巴微张,半天说不出来话的样子,周渠也不等他,就直接绕到另一边,把裴泽拎了下来,见裴泽还一副傻傻的样子,周渠心底莫名涌出一暖意,笑意也加深了,低下头在裴泽的脑门上轻轻啄了一口,说:“再不抓紧时间,我们就只能吃宵夜了。”

    说完,便拐着没缓过神来的裴泽进了超市。

 
 
 
 
 
 
 

 

 
 
 
 
 
 
 


评论(14)
热度(25)
© Micma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