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

空城5

第一次炖肉,不好吃别怪我。

憋了三天的产物,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了。

终于知道吃肉容易,炖肉难了

求回复

————————————————————————

    周渠领着裴泽,两人把麦德龙来回转了几圈,周渠推着的购物车里大包小包,除了买的食材,全是裴泽拿的零食。这么大的人还爱吃零食,周渠不由觉得好笑。

    两个大男人一起逛超市,不免引人侧目。裴泽讨厌这些目光,特别是一些女人看他们的眼神,说的更准确些,是这些女人看周渠的眼神,让裴泽有些发狠地挽过周渠的手臂,身子也贴得更紧。周渠被裴泽这么一拉,眼带笑意地看着他:“做什么,把我拉得这么紧?”

    裴泽实力给了周渠一个白眼,“老人家,我是怕你摔倒了好吧。”

    周渠不由失笑道,“你觉得我很老吗?”

    被问得急了,“你怎么还没完没了了,还吃不吃饭了?不吃我走了啊。”

    “好好好,我不问了。”

 

 

 

 

    两人回到周渠的家,是一件开放式的单身公寓,除了厨房和厕所,其他所有的房间都杂糅在一起。周渠离了婚一个人回国,自觉也没有必要去搞一套传统的房子,反倒是这样宽敞的空间让长期是工作狂的他感觉很放松。

    趁着周渠在厨房里忙活的时候,裴泽把整个房子转了个遍,没发现什么特别的,只是十分的空,简单。和周渠的办公室一样,看不出有住过的痕迹。裴泽有些百无聊懒,就钻进了厨房想要帮忙。可我们裴小爷哪里会做什么饭,于是就站在一旁欣赏周渠穿围裙的样子,顺便占下小便宜,外带捣下乱。周渠到后来实在忍无可忍,连赶带轰把人扫了出去。

 

    不到一个小时,厨房里传来一阵阵香气,闻得裴泽不由吞了吞口水。“开饭啦。”周渠的声音从厨房传出来。

    裴泽起身正想去帮忙,却听到了门铃声,周渠正在里面盛汤,腾不开手,便让裴泽去开门。

    “您好,请问您是周先生吧,我是黑天鹅蛋糕坊的,这是您定的蛋糕,请您签收。”裴泽一开门就是这副情况,有些纳闷,便回头喊还在厨房的周渠:“周渠,你定了蛋糕吗?”

    周渠从厨房里“嗯”了一声,大概也没细听,裴泽想了想还是接过蛋糕,关上门,把蛋糕放在了餐桌上。此时,餐桌上俨然已有四五个菜,更是有裴泽最喜欢吃的阳澄湖大闸蟹。而周渠正端着汤走出来。

    “周渠,今天什么日子啊?你又是做饭给我吃,又是定蛋糕的。”裴泽把目光从桌子上收了回来,转而看向周渠,抛出了今晚一直有的疑问。

周渠放下汤,摆着菜,抬头看了裴泽一眼,微笑道:“什么日子你自己不知道吗?”

    “什么日子啊?”裴泽想了想,“咱们认识三个月?你升职了?还是,你要升我职了?”讲到最后裴泽自己都忍不住笑了出来。

    周渠慢悠悠地解开蛋糕盒的带子,“你自己看吧,小迷糊。”说着,便打开了蛋糕盒。裴泽顺眼望过去,只见蛋糕上赫然写着“裴泽生日快乐”,裴泽一下子红了眼,父母早逝,从小一个人打拼,已经很久没有人陪他过生日了,久到他自己都忘了。裴泽一双泛红的眼睛死死盯着蛋糕,眼角仿佛有些水光,咬着嘴唇,半响说不出话来。周渠见状有些心疼地抚上裴泽的嘴唇,轻声说:“别咬了,再咬就出血了。”

    裴泽闻言,一双红红的大眼睛转向周渠,声音有些沙哑:“你怎么知道今天是我生日。”

    “我是你老板,想知道你的生日还不简单吗?”周渠的目光像一支柔软的羽毛轻轻划过裴泽的脸,最终在那双泛红的眼里流连,久久无法自拔。

    “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别对我太好,我会忍不住爱上你的。



肉请点↓


http://weibo.com/p/1001603937117188320166

评论(11)
热度(26)
© Wwwhea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