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

空城7

这两天到处拜年,忙成狗。

除夕还是来更新一发,

祝大家新年快乐,猴年大吉!


————————————————————————

  

    吃过早饭之后,周渠就带着裴泽一起出了门,散步,锻炼,活生生就是一个老大爷的生活模式。要不是身上穿的还是休闲装,裴泽真觉得自己已经步入老年时代了。说起来,周渠给自己备的这套衣服居然意外的合身,裴泽心中有些得意,这证明周渠早就对自己动了心思,才有心去调查自己的尺码,至于周渠是怎么调查的,裴泽就没兴趣知道了。

    可让裴泽有些脸红的是,自己身上这件和周渠身上的那件居然是情侣装!!!周渠这个老不羞!还要点脸吗?这么穿出来到处压马路,不就是变相地对外宣布自己是他的人了嘛!我一个堂堂夜店小王子以后还怎么混?还美其名曰锻炼呢。裴泽在心中给了周渠一个白眼,面上却是乖乖地跟着周渠散步。

    其实是裴泽想多了,周渠买这套衣服的原因是因为有一天偶然看到办公室的小女生上交报告的时候不小心夹在里面的宣传单,突然觉得很适合自己和裴泽。虽然那个时候周渠因为准备一个大单子还没有空去理裴泽,可心里早就把裴泽当自己的人了,所以顺手就买了两套,至于裴泽那小身板总是有事没事往自己身上蹭,早就一把摸透了他的尺码。而锻炼这一说嘛,纯粹是周渠觉得裴泽太弱了,这么下去,他们俩以后的性福生活就没有保障了。所以周渠现在的目标把裴泽养得白白胖胖,健健康康的。

    然后这两个人就各怀心思地一起走在阳光明媚的好日子里。

    裴泽突然想到一个问题:“喂,周渠,我们今天难道不用去上班吗?”难不成请假了?还是旷班?裴泽突然觉得钓上自己的上司好处还是挺多的嘛。

    “不用了,今晚的飞机,明儿我们去上海出差。”周渠牵起裴泽的手放进自己的口袋里捂着。

    “出差?”裴泽惊了一下,停下步子望着周渠,“上海?是跟中建的那个单子吗?我记得不是已经派了麦晨去了吗?”

    周渠跟着也停下转身看着裴泽:“怎么,阿泽不愿意跟我一起去上海吗?”嘴角噙着笑意,又挑眉作思考状说,“那我只好换个人陪我去了,嗯,你觉得王婉薇怎么样?”

    “……”裴泽一听到王婉薇的名字脸色就黑下来了,谁不知道那王婉薇长什么样,部门里男的都多少对她有些意思。

    “看看人家,人也年轻漂亮,专业也不错,带出去还是很体面的。”周渠仿佛是没看见裴泽的脸色似的,一个劲地自顾自说。

    “你要是让王婉薇跟你一起去的话,我就先去杀了她。”裴泽冷冷了说一句,眼睛死死盯着周渠。

    周渠闻言看向裴泽,其眼中的杀意让周渠有些惊异,面上却不动声色,仍是扯着笑容说:“那我为了众生的安全着想,只好把你这个小魔王绑去了。”

    听到这里,裴泽才收起了眼中的杀意,抽出窝在周渠口袋里的手,径直往前走了。周渠在身后眼神有些复杂,站了一小会儿,也跟了去。

 

 

 

    周渠和裴泽两人当天晚上的飞机就飞到了上海,刚刚安顿下来,裴泽的吻便迎面向周渠袭来,有些赌气和发狠,硬是骑在周渠身上动作到半夜三更才偃旗息鼓。

    周渠把昏睡过去的裴泽放进浴缸里,蹲在一边,静静地看着裴泽安柔的睡颜。心想,这次他周渠算是栽在这小子头上了,也罢,自己四十岁的人还能遇见一个能够时刻牵动自己内心的人儿也算是福气,自己只管好好待他便是。只是,这小子身上的戾气太重,只怕今后他们俩免不了波折。

    第二天裴泽醒来,发现自己正窝在周渠怀里浑身酸疼,不由有些后悔,自己咋就为了周渠一句玩笑话便吃醋至此呢,最终还不是害了自己。这么想着裴泽就往里扎了,一副不想面对世界的样子。周渠见此,觉得好笑,用手摸了摸裴泽乱糟糟的头毛,然后头越过去寻他的唇角,印下一吻,轻声说:“起床了,阿泽,再不起咱们就要迟到了。”

    “不起来,起不来。”裴泽突然觉得有些委屈,一时间也闹起了脾气。

    “哦?那我们来做一点晨间运动清醒清醒?”周渠又故意去蹭裴泽的屁股。裴泽像触电一般一下子弹起来,“不用了不用了。我起来了。”然后忍着酸痛,扶着腰逃下了床。

    留着周渠在后面笑出了声。

 

 

 

    等到周渠两人赶到中建,还好,没迟到。一小姑娘把他们带到会议室便去叫经理了。这个合同本是个小事,只是两人在一起后,周渠借个由头打算带裴泽好好放松一下,也就凭着自己的权力硬是把麦晨的活儿抢了过来。这会儿,周渠正坐在会议室里思考等下应该带裴泽去哪家餐厅吃饭,裴泽有些百无聊懒,正打算和周渠搭几句话,可一个电话打了过来把周渠叫了出去,裴泽只好坐回原位。

    “不好意思,我来晚了,师父。今天知道澄宇的代表是你,我就也匆匆赶了回来和你见面。”来人一身打扮职业又颇带俏皮,一头清爽的短发又显得专业,她带着真诚的笑容一路向裴泽走来。裴泽虽然现在和周渠在一起了,可骨子的花花本性见着如此美女还是不免暴露,也不在意对方的称呼,正打算上前打招呼。

    可那头的郑微也不是刚出社会的小姑娘了,见到裴泽如此反应,一下子就认出对方不是周渠了。

    “你不是周渠。你是谁?”郑微一下子收起了笑容,皱着眉看着裴泽,走到了桌子旁边也不坐下。

    裴泽见状也收起自己那副自来熟的样子,换上平时的职业笑容,“你好,我是澄宇集团的裴泽。”说着伸出了右手。

    “裴泽?”郑微细细的念着这个名字,突然像想起了什么:“你就是裴泽!当年那个……”裴泽见对方没有握手的意思也就自如地收回了手,认真地听着对方的话。

    “郑微。”周渠突然出现在会议室门口。

会议室里的两人同时朝门口看去,周渠的面色有些不愠,直直地看着郑微。

    “师父!”郑微没有注意到周渠的脸色,和周渠重逢的喜悦此刻胜过这个女人本有的职业观察力。“这么久没见面师父一点变化都没有,还是这么年轻。”

    周渠不动声色地把裴泽护到身后,微笑道:“咱们从前的小姑娘倒是出落成一个成熟的职业女性了。”

    “师父,你也不介绍一下你身后的这位。”郑微对周渠的动作有些疑虑,如果自己没有估计错,这个裴泽就是当年坏了周渠生意的那个人,何为周渠现在还如此护他。

    周渠听了倒是徐徐道来:“嗯,这位是裴泽。我的助理。”说着一手搭到了裴泽的肩膀上,带着笑意望着郑微。

    郑微听了,楞了一下,然后就笑了出来,一副我懂了的表情看了回去。

    可怜裴泽在一旁看着摸不着头脑,只觉得这两人这么眉目传情,让人很是恼火。

评论(16)
热度(25)
  1. yijiangchunshuixiangdongliu1Micmad 转载了此文字
© Micma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