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

空城8

我来更新啦~~~

还记得周渠说过他们俩一定会有坎坷的吗?

这就开始啦

下面会是两人相爱不相知的戏码了

刀子不大啊,小打小闹,增加生活情趣而已。

大家莫方23333

——————————————————————————

    那天签完合同之后,周渠并没有带着裴泽当天就回了江州,而是留在上海到处玩了两三天。

    裴泽也乐得不用上班还能和自己爱的人在一起休假,可郑微没说完的话始终是裴泽心里过不去的一道坎,她是怎么认识自己,自己在上海无亲无故,上一次到上海来还是几年前的那桩生意,说起来,自己能够坐上高级业务经理的位子还多亏了那个素未谋面的周总,有时候裴泽也好奇自己到底和那个周总有多像,以至于那群商场的老狐狸都迷了眼。可自己摆了对方一道,哪里还敢送上门呢,慢慢地裴泽也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可裴泽也不是初出茅庐的小子,那天周渠进来虽然表面很正常,但自己认识了对方这么久,也知道周渠有些不对劲,像是在隐藏些什么。这种想法一旦有了,就在裴泽的脑海里挥之不去了,后来裴泽也玩的有些心不在焉了。

    这天晚上,两人又在外面转了一天,回到宾馆裴泽一声不吭地洗完澡就上床睡觉了,周渠见状,上床侧着身子,从后面揽过裴泽,轻声问:“阿泽,怎么了,玩的心不在焉的?出什么事了?”

    “没什么,就是累了。”裴泽闷闷地声音从被窝里幽幽地传了出来。

    “唔,那明天咱们休息一天?正好公司里有点事。”周渠听到裴泽说累了,也没想多,本来阿泽的身体就不好,这几天每天出去走那么多的路,大概也是有些难为他了。正巧公司今天给自己打了十几通电话,都被自己按掉了,怕是有什么急事。

    周渠给公司打过电话之后才知道,前几个月自己一直忙着的那个单子出了些问题,不知道从哪里突然冒出来一个合纵联盟来,对方来势汹汹,自己还是得好好调查调查,对方是什么人。

    回到房间,周渠就顺手把手机放到床头柜上去洗澡了,直到浴室里传来水声,裴泽突然从被窝里冒出头,一双桃花眼瞪得老大,哪里是像要睡过去的样子。裴泽一把抓过周渠的手机,找到郑微的号码给她发了一个短信。

    “郑微,明儿上午九点在你公司对面的咖啡馆见面,我有话跟你说。周渠”

    不一会儿,裴泽就收到郑微的短信说“好”,然后赶紧删除了短信,把手机放回原位,睡觉去了。

 

 

    第二天7点裴泽就醒了,迷迷糊糊向身边探去,却没有一丝温热。裴泽一下子弹起来张望,发现周渠正穿着浴衣坐在桌子旁敲着电脑,这会儿裴泽才放下心了,还以为这老家伙去哪了呢。裴泽随手扯过周渠的衬衣披上就下了床,站到周渠身后。

    “醒了?”周渠手上停了停,但没有回头,眼睛仍是盯着笔记本:“今天我不能陪你了,合纵联盟有些来头,这个叫徐然半路杀出来,显然有备而来。”

    “嗯。”

    周渠有些奇怪阿泽今天居然这么乖,难道是知道心疼我了?周渠这么想着突然感觉有些幸福。转眼又投入工作中,争取尽早搞清楚对方的底牌,好抽出时间陪阿泽。

    裴泽这厢洗漱完了,正准备出门,只听得身后传来周渠的声音,心想他不是工作狂吗,不带一心二用的啊,“阿泽,你去哪里?”

    裴泽转身堆笑,却发现周渠压根没回头看他一眼,有些气闷,翻着白眼说:“你不是喜欢吃城隍庙那里的蟹粉小笼吗?我去给你买啊。”

    “哈,不用了,那么远。我们随便吃点就好了。”周渠听得心里一暖,自己的喜好阿泽还真是搞得一清二楚。

    “小爷愿意,怎么了!”老家伙笑的那么春心荡漾干嘛,害的自己都觉得有些脸红了。

    裴泽想想还是赶紧麻溜地跑吧,还得给这老家伙买蟹粉小笼呢。

 

 

 

 

 

    今天是星期三,街上还是来来往往地全是赶着上班的人。裴泽站在咖啡馆门口突然有些不敢进去。周渠的隐瞒一定有他的道理,自己要不就装傻到底,为何要去破坏现在的美好呢。可是一想到周渠有隐瞒自己的事,自己的心就觉得胀鼓鼓的,难受得很。想了想,裴泽还是踏进了咖啡屋。

    郑微一早就在那里等着,满心以为自己敬重佩服的师父是来跟自己叙旧的,却没晓得等来的是裴泽。郑微也是个可人儿,认错一次就不会认错第二次,见到裴泽在自己对面坐下,就准备拿起包就走。可没想到却被裴泽眼疾手快地拦了下来。

    “郑大美女,这才刚坐下来,怎么就急着要走呢?”标准笑容配上一双桃花眼,完美。裴泽自诩自己这幅皮囊还是挺招女孩子喜欢的。

    “约我的是周渠,可不是你,裴泽。”郑微倒是无视了裴泽对自己的殷勤,哼了一声。

    “我是周总的助理,他约和我约也差不了多少的。”居然不被我迷惑,那我可就只有耍无赖了。

    “哼,想必师父也不知道你偷用他的手机吧,信不信我现在就打电话拆穿你?”郑微见裴泽一脸无赖,作势要去拿手机。师父怎么就要这种人当助理呢,想报复他也不用把自己也赔进去吧?

    “诶,别别别。郑大美女有话好好说。”裴泽装作慌张的样子,换来了郑微眼里藏着的得意。哼,小姑娘,还想对付我?小爷我完全不怕你告状好吗,也不知周渠那老家伙是维护你还是维护我。现在的小姑娘真是没大没小的。

    “有什么事快说吧。”郑微看着裴泽,眼里竟是不耐烦。

    裴泽无视了这些,想着还是早点把事情搞清楚,自己也没闲工夫在这儿和她耗:“哦。其实也没什么,我只是好奇郑小姐为什么这么讨厌我,我好像这才也是和郑小姐第二次见面,你瞧我也怪冤枉的。”一脸无辜,裴泽最会这个了。

    “嗬,我还以为是什么事儿呢,说句难听的,您也别当了婊子又想立牌坊的。当年那事儿,别装作忘记了。”郑微一脸不屑地轻笑着。

    裴泽听着眉毛一皱,这话可真难听, 老子自己一没睡她,二没睡她男朋友的,顶多就是睡了她师父,怎么就招她惹她了。

    “什么事儿,郑小姐还是把话说清楚的好。”裴泽也收起了笑容。

    “好,你装失忆,我就来给你提个醒。”

    “几年前,你是不是做成一笔单子,替澄宇赚了一大笔,因此升了职。”

    “嗯,有这事儿。怎么,难不成我做个生意也碍着郑小姐了。”

    “碍着我师父了!”郑微还没等裴泽说完,就抢道:“还记得你怎么做成的嘛?周总。”听郑微这么一说,裴泽有些心惊,冒充别人的事自己可谁都没告诉过,这小丫头怎么知道。

    郑微瞧见裴泽眼里的惊诧,冷笑道:“就因为你这一搅和,师父准备了半年的心血付诸东流。公司不仅停了师父的职,还调查了师父一个多星期。师父离开中建,都是你害的!”说到伤心处,郑微也不管许多,把周渠离职的帽子也扣到了裴泽头上。

    “等等,你是说,那个周总就是周渠?”裴泽心里凉了半截,难怪周渠第一天上任就让自己当他助理,还说是因为自己的脸。

    “哼,不然你还以为是谁?师父这招妙啊,直接当你顶头上司,看你还怎么得意。”郑微看着裴泽呆坐在那,心里觉得畅快不少,拿起包转身走了。

    留下裴泽一人呆坐在那,久久不能回神。

    难道,一切都是假的吗?


评论(6)
热度(11)
© Wwwhea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