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小麦wheat_

空城9

这几天一直在外面没更sorry2333


做生意我不懂,所以职场生意的那些东西可能会有些乱。。。


马上要开学了,大概也会有些忙


所以更新大概会慢


但是应该不会坑【望天】


食用愉快


————————————————————————


 


    等到裴泽回到了酒店,开门看见周渠还是坐在早上的位子上敲打着电脑,只是身上换上了西装。


    “阿泽,你回来啦?”周渠听见动静扭头向门口看去,见裴泽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不是说给我去买蟹粉小笼的吗,怎么不见东西呢?不会是被你这个小馋猫偷吃的吧。”


    裴泽如果是平时听到周渠这么叫自己一定会恼羞成怒一边反骂周渠老变态一边脸红害臊,可此时的他有些木讷,他听着这样的情话不敢相信周渠为了报复自己居然演的如此逼真,害的自己一头栽进去,不能自已。


    “好了,阿泽,咱们不说这些了。公司出事了,合纵联盟已经联系到我们的合作商环博了,如果我们不早点赶回去,恐怕辛苦了三个月的案子就要被对方截胡了。”周渠早已趁裴泽不在把行李收拾好了,现下只把笔记本和资料收拾就可以走了,“阿泽,我订了今天中午的飞机回江州,现在我们也是时候出发了。”周渠不是没有观察到裴泽的不对劲,只是公司的事事出突然,也由不得周渠去刨根究底了,他只道是裴泽这几天玩的有些恍惚了。


    裴泽闻言,默默收拾了心情提着行李箱跟着周渠,这件事对裴泽的打击实在太大,裴泽原以为在两个人的相处中,自己才是玩弄心计的那一个,为了一个跟自己打的赌去费尽心思“追求”周渠,等到对方上钩了,自己却舍不得这份温暖,自私地将错就错,直到真正爱上对方。裴泽觉得可能是老天爷知道自己造孽太多,让自己付出了真心,却换到一个想报复自己的人。


    他不甘心。


 


 


 


    回到江州的这两天,周渠一直   和合作商环博公司在联系协商,可对方说虽然本是和澄宇老熟人了应该保持合作的,合纵联盟的条件太过优厚,自己不可能跟钱作对啊。思来想去,对方却提出希望两个公司都派出一个代表到那边去,三方好好商榷。周渠想哪里是好好商榷,分明就是要让两个公司相互抬杠好坐收渔翁之利。可自己做了三个月的案子也不可能因为这个而放弃,这个季度的销售量可都指着这笔生意。怎么样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周渠本是准备让裴泽继续陪自己走这一趟的,可裴泽想都没想就拒绝了,周渠有些诧异,想着回来也有两三天了,怎么可能累到现在,而且按着裴泽的性子,哪里愿意自己跟别人一起出差?阿泽心里肯定有事。周渠就对裴泽说了,不去的话就要带王婉薇去了。可没想到裴泽竟不耐烦地回他说爱带谁就带谁去,后来也不理周渠了。周渠心想,等自己忙完这个案子一定要好好治治裴泽,看看到底是哪里病了。


    当初说是那么说,可周渠哪敢真带王婉薇去啊,最后只好带着麦晨去了厦门。


 


    裴泽自从回了江州,越想心越凉。本来在这段情感中自己是对周渠有内疚感的,可自从认定了周渠,裴泽也暗暗发誓不再鬼混,好好和周渠过日子。虽然这些话从来没有对周渠说过,可自己的心里也早就小的只容得下周渠一人。可万万没想到,周渠一开始的冷漠是为了引自己上钩,后来的温柔是为了让自己沉迷,一切都只是他为了打击报复自己的手段。第一次付出的真心被人玩弄于手掌之中,这口气裴泽咽不下去,既然你怪我当年坏了你的生意,那么今天小爷也再坏你一次,就当分手礼物!


    心中既已有计较,裴泽也就直接拒绝了周渠一起出差的建议,只有离开周渠的身边,才有机会下手。


 


 


    话说周渠到了厦门,环博的人就接了他到周边的一个五星级度假村,说是老板邀请周渠一起度假,而合纵联盟的代表徐然也在。周渠一听,心想这哪里是度假,简直就是鸿门宴。可嘴上却也笑着道谢,说是对方太客气了。


    等到了度假村,周渠也见到了徐然这个年轻人。据周渠的调查,这个徐然虽然年轻,可办事成熟果决,算得上商界年轻一辈里的翘楚。


    “周总您好,我是合纵的徐然。”徐然笑起来阳光,似乎可以融化冰雪,完美地掩藏了眼睛深处的阴郁。


    周渠看得出徐然不似表面上表现的那么无害,心想这个年轻人经历了什么让一个20多岁的小伙子把自己藏得这么深。


    “你好,我是周渠。”


    “好好好,既然大家都到了,咱们这几天就不谈公事,好好放松一下,玩个痛快!”说话的人是环博公司的CEO金总,光头,小个子,总是笑的和和气气的,可也藏不住眼镜后面的精明。


    既然主人家都说不谈公事了,那周渠在度假村的日子也只能“放松”了,白天周渠和徐然都陪着金总流连在各个娱乐项目中,到了夜晚,裴泽的电话就打了过来了解情况。周渠本想借此问出裴泽的心事,可裴泽的戒备心很重,只是一直在问生意做得怎么样了,一句不提其他,周渠只好作罢。


    这天,其他人都陪金总下水游泳去了,只留徐然和周渠两人呆在沙滩上。两人仿佛十分有默契地都在等着这个时候,徐然饶有意味地对周渠笑了笑,发话了。


    “周总,您说这金总什么时候才跟我们谈生意呢?”


    周渠扭头看徐然,眼里带着戏谑,慢慢开口道:“怎么?徐总坐不住了?”


    “哈哈,周总倒是说笑了,做生意向来看时机,何况合纵也等得起。”


    这意思倒是在提醒周渠这个单子对合纵联盟来说不算什么,可对澄宇来说,突然少了这么一个长期合作的销售渠道,今年的建材可都要赔在手上。


    “说起来,我知道徐总向来是做文化传媒方面的,怎么突然想起来做建材生意呢?”周渠不动声色地转了话题。


    “不满周总,建材这一领域,小弟一直都十分感兴趣,机会到了,便跃跃欲试了。”


    周渠看了徐然一会儿,笑了笑没说话。


    倒是徐然像打开了话匣子,一改他给人不爱言语的形象。


    “其实小弟久仰周总大名,早在周总还在中建时,我就知道周总您办事认真果敢,对下属也是赏罚分明,在生意场上更是风生水起。可惜天不如人愿,周总发生了那些的事也是冤枉。”


    周渠挑眉,“哦?看样子你从前倒是认识我?”


    “不敢,只是听过您的事迹,却未曾一睹风采。”徐然又扬起了一个大的笑容。


    其实徐然确实不是第一次见到周渠,只是当初的他是一个什么都没有也不会的毛头小子,偶然之下见识到了周渠的人格魅力,心中敬爱。可现在的他早已不是当初傻傻崇拜周渠的单纯小孩,所以这样的往事不提也罢。

评论(6)
热度(17)
© Wwwhea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