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小麦wheat_

空城10

我来更新啦~~~

拖了这么久,我终于又来了。

开学之后实在是太忙了,连出去嗨的时间都没有了。。。

不过这篇文我还是会做到有头有尾的。

大概是周更了。

脑洞快忘记了,各种OOC了。。。

谢谢大家不离不弃。。。

———————————————————— 

  

    周渠和徐然在度假村陪着金老板一连好几天,而金老板提都没有提过关于工作的事情,两个人便一直不提,仿佛洞悉一切似的。

    这天晚上,周渠回到房间洗了澡,虽说是来度假的,可谁都知道这种度假比在公司上班还要来的累。周渠洗去了满身的疲惫,从浴室走了出来,头发梢还滴着水,就听见了门铃声。周渠疑惑着这么晚怎么还会有人来找自己,难道是麦晨吗?这么想着,周渠也就打开了房门。

    只看见裴泽站在门口,拖着一个小行李箱,两只勾人的大眼睛眨巴眨巴地看着自己。

    “阿泽?你怎么跑这儿来了?”周渠傻了一会儿,这小子不是死活不愿意跟我来出差吗?

     “我来度假的啊。”

    “让你跟我一起来,那你怎么还不愿意?”周渠语气中带点埋怨,这小子简直就是脱裤子放屁。可身体还是不自觉地给裴泽让出了路。

    “跟你一起来,那是工作。我自己来,那是度假。”裴泽白了他一眼,顺着周渠给自己让出的地方钻进了房间,“周总职场打滚这么多年难道连这些道理都不懂吗?”

    “对了,不准告诉其他人我在这里,不然我又不能安心度假了。”

    周渠看着裴泽,有些无语,这小子就是嘴皮子功夫溜,都是这些年撩妹撩的成果。

    “周总平时就是穿的这么性感来接待客人的吗?周总可真豪迈。”裴泽瞥了周渠一眼,见他全身上下只着一条浴巾,堪堪围住关键部位,饱满富有弹性的肌肉才残留着水汽,健美的身材一览无余。裴泽暗暗吞了吞口水,又想到如果敲门的不是自己,那周渠的身子岂不是被他人看了去?想到这里,裴泽又觉得没由来地心里赌。

    周渠接过裴泽的行李箱,冲着他调笑道:“我这样也只有阿泽会觉得性感,把持不住吧。”

    裴泽听此,虽然心中压着事,可也不影响到他快活。双手环过了周渠的脖子,把玩着他后颈还在滴水的发尖,歪着脑袋,幽幽地看着周渠的眼睛:“嗯,是啊,周总这副样子简直就让我欲火焚身,寂寞难耐啊。”

    这小子,总能撩拨到我。周渠眸色一暗,一把扑到了这个小妖精,“既然如此,我就大发慈悲解救解救你。”

    夜色还很长。

    周总有足够多的时间一遍又一遍的解救他的小助理。

 

 

 

 

    周渠那老家伙,才几天没见,就跟饿狼扑食似的,按着自己要了一遍又一遍。裴泽又有点生自己的气,明明已经决定要跟他分道扬镳了,可一看到他,心里又有些委屈。本想着就算做,也仅仅是当玩乐一把,各取所需,可当周渠完事儿后帮自己清理,给自己攒被子,拥着自己睡觉的时候,裴泽能够闻到周渠身上那股淡淡的特有的薄荷味,觉得特别满足和安逸。

    清晨,裴泽揉着腰艰难地爬了起来。周渠已经出门去与徐然周旋了。这几天周渠和徐然各自不停地试探着对方的底牌,而金总便乐得如此,看戏看的逍遥自在。

    裴泽没有忘记自己此行的目的,赶紧爬起来翻到周渠的行李箱。裴泽知道周渠从来不会将重要的文件放在电脑里,他会带一份纸质的文件,也不会放在公文包这种显眼的地方——他的行李箱有一个带密码锁的夹层。裴泽把行李箱打开,摸索了一下夹层,果不其然摸到一个类似A4纸张大小的文件,上着锁。裴泽左右观察了这个密码锁,想到之前自己也问过周渠密码是多少。周渠笑着回问,这可不能随便告诉你。

    裴泽恼火,追问,难不成你还有秘密要瞒着我?

    而那个人看着自家恋人炸毛的样子,只是神神秘秘地说,我最大的秘密不就是你吗?等到裴泽再问他,他也什么都不说了。

 

    思及此,裴泽半信半疑地输进了自己的生日,却没有想到“咔嚓”一下,密码锁就这么轻易地打开了。裴泽的手静止了半天,他的脑子有点懵。周渠,你到底想干什么。裴泽有那么一瞬间不想再继续进行他的计划了,他想要就这么永远地被周渠骗下去,在他的温柔里沉醉至死。可裴泽又哪里是那种善良的人,周渠骗的自己这么惨,自己哪能就这么善罢甘休,别人欺我一次,我便要让他永生难忘。裴泽不再考虑那么多之后,行动也干净利落得多了。轻轻松松就掌握了周渠的底牌,接下来就是故伎重演的时候了。

 

 

    隔天晚上,金总因为公司有事,突然要离开,第二天早上才能回来。裴泽就装作胃口不好,借口要吃度假村外的小吃,硬是把周渠支出了度假村。而麦晨在前几天也因为这边进度不前而被公司叫了回去。此时的度假村里就只剩裴泽和徐然了。

    裴泽翻出周渠的衣服穿上,然后把刘海也全部用发胶固定到头上。左右照一下镜子,俨然就是一副“周总”的样子。嗯,非常满意,出发。

 

 

    徐然难得今晚不用陪那个所谓的金总,自己终于可以一个人在房间里好好休息。徐然坐在阳台上,吹着晚风,品着一杯红酒,放松非常。这几天徐然已经差不多把周渠的底牌给摸透了,可是自己也暴露了不少,再这么下去,就算做成了这笔交易,只怕也会被金老板压榨得死死的。徐然明明知道这件事情不宜再耗下去,可自己就是私心想多和周渠呆几天,这种雏鸟情节徐然自己也知道是危险的,可越知道越是戒不掉。

    “叮咚”。

    徐然狐疑地向门口的方向看了一眼,眉毛皱在一起,心里有些发烦。想是又是哪个女服务员,总是借着打扫的借口来对自己献殷情。当自己傻吗?打扫谁不知道应该在房间里没有人的时候来啊。

    徐然不欲理会,可那门铃声一直没有停歇。徐然忍不了,把酒杯重重地摁在了桌子上,走向门口,并在这之前换上了自己阳光亲和的那副表皮。徐然扬着微笑,正想着怎么打发掉时,打开了房门,却没有想到门口居然会是他?

 

评论(5)
热度(23)
© Wwwhea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