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

空城11

这个周末我好多事儿

所以我先来更一发

【望天】

————————————————————

    “周总?”

    “徐总,你好。”裴泽佯装出周渠正经的样子,微笑着说。

“有件事情我想请你帮忙。”

    “什么事情?周总有需要尽管提出来。”徐然心中疑惑,现在正是双方对峙的关键时刻,就看哪一方先沉不住气,按理说,周渠绝对不会再这个时候来找自己。

    “嗯,我对这次的生意有一个双赢的计划,就是不知道徐总有没有兴趣听一听。”裴泽投给了徐然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

    徐然心中一愣,按照他们现在的处境,这笔生意不是你赢就是我赢,根本不可能和周渠做到双赢的。周渠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还是说这是一个陷阱?而且,以徐然对周渠的了解,周渠是不屑于做这样的事的,今天的周渠总让徐然觉得怪怪的。

    “周总进来坐坐吧。”

 

 

    徐然引裴泽坐下后,给他倒了一杯酒,在裴泽对面坐下了。

    “不知周总的这个双赢的计划是什么?”徐然目光灼灼地盯着裴泽,像是想要看穿裴泽真正的目的是什么。

    裴泽把玩着手中的酒杯,半响,才慢条斯理地说:“我们两方基本掌握了南方市场的绝大部分建材货源,老金手上的订单全部指着我们这笔生意,而他现在就这么吊着我们,也太不上道了。”

    老金?周渠在生意场上向来严肃,对于没有私交的生意伙伴私下更是不会这么称呼对方,以至于徐然曾经还觉得周渠是在21世纪缅怀着文艺复兴的保守老绅士。这一点让徐然心中的疑惑更大了。他决定试一下面前的这位“周渠”。

    “其实我也早就不满意他了,周总有什么好主意吗?”

    “如果我们双方都一致咬定一个价,他便自然不会这么得意了。而至于这个价嘛,那就得由我们来说才算了。”裴泽摇晃着杯中的红酒,透过红色液体抬眼向徐然看去。

    “周总,多年不见,您还是跟当年一样那么狠。”徐然嘴角一勾。

当年?裴泽心中诧异,周渠从来没有跟我提过他之前就认识徐然,果然这老混蛋瞒着我的事儿不止一件。不管了,先混过去再说。

    “徐总说笑了。”

    “周总过谦了,如果当年不是您的帮助,哪里有我徐然现在的样子。”快要上钩了。

    “徐总不要妄自菲薄了,当年我就知道你不是池中之鱼。”

    徐然眼光一紧,这人果然不是周渠。自己之前从来没有跟周渠打过照面,又何谈当年就知道。可是瞧这长相未免也太像了吧,突然,徐然脑海里闪过一件事。周渠之前就被人这样出卖过,难不成面前的这个人和当年污蔑周渠的是同一个人?思及此,徐然觉得自己可以卖周渠一个人情了。

    趁着去吧台拿酒的功夫,徐然不动声色地给周渠发了三个字“冯德生”,知道周渠这件事的人不多了,周渠一定很好奇自己是怎么知道的。他一定会觉得自己是想威胁他,所以他一定会来找自己,徐然只需要在此之前拖延时间就可以了。

 

 

    “周总觉得什么价位适合呢?”徐然转过头来给裴泽的酒杯满上了液体。

    “总不是在自己的底线上提高百分之二十。”

    “哦?周总够狠啊,所以……”徐然欲言又止,饶有意味地看着裴泽。

    “6000万。”裴泽心想,自己这么暗示了,徐然肯定是知道澄宇的底牌了。而这个数字高出市场价百分之五,如果这是个陷阱,徐然提出这个价,也就直接败了。所以徐然只可能面上同意联盟,而私下只需割一点肉,报出比澄宇底牌稍稍低一点的价位,这场仗徐然就赢了。

    一旦知道对方不是自己心中的那个人之后,徐然面对着这样的一副面孔,忍不住就想调戏调戏,仿佛能看见那个人被调戏的样子,“周总在工作上这么坦诚,为何不在其他方面对我这么坦诚呢?”

    WTF?什么鬼?裴泽心里一万个草泥马奔腾。明明是谈生意的,怎么就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了?周渠那个老变态到底有多少事瞒着我?这个徐然到底有哪点吸引人了?好吧,是很年轻。但那又怎样?周渠还想老牛吃嫩草吗?艹,老子难道还不够嫩吗?!

    “呵呵,徐总,有些事还是不要太坦诚的好。”裴泽不动声色地想慢慢站起来,他只想现在马上离开这里。

    徐然突然侵上来,把裴泽困在单人沙发上,慢慢靠近裴泽,一字一句地说:“可还有些事需要坦诚些的。”

    “叮咚”。

    裴泽仿佛觉得这是他听过最为悠扬的乐曲,他啊一刻都不想再靠近徐然了,“徐总!门铃响了,我帮你去开门。”然后逃跑似的推开徐然,跑去门口。

    徐然在裴泽没有察觉的地方扬起了一抹冷笑。

    来了。

 

 

 

    周渠好不容易饶了九曲十八弯终于给裴泽买到了小吃,又担心时间一久凉了就不好吃了,就快马加鞭赶着回了度假村。结果收到了徐然的短信,那三个字太过刺眼,周渠不知道徐然安的什么心。只不过那些事公司不知道,周渠也不想让裴泽知道。看了一眼手里拎着的小吃,周渠决定还是先去找徐然。

    可周渠万万没想到开门的竟是阿泽。

    裴泽以为逃过了一劫,可却是坠入了万丈深渊。两人相对无言,直到身后的徐然走了过来,带着拙劣的演技说道:“诶?怎么有两个周总?”

    周渠只是盯着裴泽不说话,裴泽被他看得感觉全身上下都是冰冷的,一种说不出的恐惧油然而生。

    徐然看着这场好戏,心中得意,对周渠说:“这家伙刚刚冒充您,还想来找我合作。也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这人就交给您了。”

    周渠闻言,抬眼看向徐然,面无表情地说了句:“谢谢你招待我的助理。”只是最后“助理”那两个字,周渠又回到了裴泽身上。之后便转头走掉了,而裴泽也默默地跟了上去。

    徐然心中一惊,这个人居然是周渠的助理。周渠怎么会让这种人待在他的身边。看着两人离开的背影,以对周渠的了解,徐然觉得这不像是两人串通的戏,等等,难道那个数字真的是澄宇的底价?

    徐然心中一时五味杂陈。


评论(10)
热度(11)
© Wwwheat | Powered by LOFTER